您的位置 : 首頁 > 最新資訊 >

《罪惡調查局》盧振宇李晗章節精彩閱讀

時間:2019-08-11 10:39:00編輯:紅人館

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罪惡調查局》的小說,是作者驍騎校寫的風云職場風格的小說,站為大家提供了這本世間有你深愛無盡小說的在線閱讀地址,感興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。剛坐下,盧振宇端起面湯,想以湯代酒說兩句的,比如今后跟著張老師一定好好干,您多指導什么的,張洪祥的腰包里響了起來。張洪祥拉開拉鏈,掏出一部華為榮耀,接起電話:“哪位,哦,周律師啊,嗯……這邊弄得差不多...

罪惡調查局

推薦指數:10分

《罪惡調查局》在線閱讀

《罪惡調查局》 第十五章 伏特加.把子肉 免費試讀

剛坐下,盧振宇端起面湯,想以湯代酒說兩句的,比如今后跟著張老師一定好好干,您多指導什么的,張洪祥的腰包里響了起來。

張洪祥拉開拉鏈,掏出一部華為榮耀,接起電話:“哪位,哦,周律師啊,嗯……這邊弄得差不多了,你過來找我吧,對,現在就行。我就在報社對面三磊把子肉,知道地方吧?嗯,好,掛了。”

打完放下電話,張洪祥問他:“喝什么酒?白酒洋酒?先說好,要喝啤酒你自己喝。”

一邊說著,一邊從腰包里掏出一只不銹鋼小酒壺,頓在桌上,又掏出一只藍色玻璃小扁瓶,也都頓在桌上。

老頭指著藍色小扁瓶,對目瞪口呆的盧振宇介紹道:“這個,是紅星二鍋頭八年陳釀,43度,味兒不錯,挺純。”

然后又指著不銹鋼小酒壺,略帶得色地介紹道:“這里邊,是法國灰雁伏特加,40度,我丫頭給我進貢的,我那還有一箱子,你嘗嘗要喜歡,回頭你拿兩瓶走。”

盧振宇嚇了一跳,他是沒料到這老頭還是個酒貓子,腰包里隨時裝著兩種酒,還有洋酒,中午出來吃頓把子肉都得弄兩口,而且貌似口味還很刁鉆,他不由得想著張老頭和小文互相攙著醉醺醺從酒吧出來的情景,心想,沒準這爺倆還是酒友呢!

盧振宇并不好酒,這兩種酒他都沒喝過。紅星二鍋頭很常見,但這種藍瓶的八年陳釀可沒喝過。伏特加,他也是只聽過最有名的絕對伏特加,灰雁也是第一次聽說。

盧振宇覺得吃菜還是該配白酒,尤其是這種豪放大塊肉。但老頭既然說這是他女兒“進貢”的伏特加,言語間還略帶顯擺,很明顯是想讓自己“開開洋葷”的。于是盧振宇投其所好,決定滿足一下老頭小小的虛榮心。

他拿過兩個一次性杯子,笑嘻嘻地說:“張哥,那我就弄點伏特加,嘗嘗啥味兒。”

張洪祥喜滋滋的擰開小酒壺,給他倒了小半杯,然后又給自己倒了小半杯,笑道:“伏特加這玩意兒,有人喝得慣,有人喝不慣。其實能喝慣二鍋頭的人,一般都喝得慣伏特加。”

盧振宇好奇地端起杯子,抿了一小口,感覺還不錯。味道還真有點像二鍋頭,空空的,純純的酒精味兒,但是比二鍋頭更柔和,口感層次更豐富。咽下去后,口腔內泛著微甜。呼出氣來,整個鼻腔都舒服無比。

盧振宇是喝得慣二鍋頭的人,他立刻喜歡上了這種酒,由衷夸贊道:“不錯,好酒!”

老頭更得意了,端起杯子來:

“咱弟倆今天第一次,來,一心一意,走一個!”

一心一意的意思就是一口悶。一人小半杯伏特加下肚,他那只小酒壺空了。于是,張洪祥又每人倒了半杯二鍋頭。兩人就著二鍋頭,抄起筷子,大碗喝酒,大塊吃肉。

盧振宇酒量還是可以的,不過饒是伏特加比二鍋頭柔和,這么小半杯下肚,還是感覺勁兒上來了,頭暈乎乎的。他聽著老記者吹著當年的牛逼,思緒卻不由自主往小文那邊飛了過去。

盧振宇記得,那天送小文回家的時候,在紡織宿舍樓下聽保安大叔說,小文她爸住在紫竹林別墅的,紫竹林別墅是近江的高檔別墅區,怎么都和眼前這個老記者對不上號啊!

就算他記者當得再牛逼,也只是記者,又不是老總,不可能住得起別墅。還是省城的別墅。

盧振宇打量了一下老頭這身行頭:十塊錢一包的中南海,兩百多的橙色馬蓋先機動腰包(甚至都未必是正版),一千多的榮耀手機,就算手串和玉牌子值點錢,那也不代表什么,喝點好茶好酒,還都是女兒“進貢”的……反正,怎么都不像有錢人。

當爹的這么窮,當女兒的怎么這么有錢?

一個不祥的念頭閃過:難道是小文在近江認了干爹了?

盧振宇被自己嚇了一跳,他只覺得心里一陣壓抑,端起杯子悶了一大口,試圖趕走這個不祥的念頭。

“咦,小老弟你怎么自己喝,來來來,一起。”張洪祥舉起杯子。

一口酒下肚,盧振宇也不想那么多了,他也端起杯子,想借著酒勁兒開口問呢,就看老記者一揚手,好像在招呼誰。

回頭一看,一個西裝革履的眼鏡男夾著皮包,面帶微笑,走到了桌邊。

“周律師,來來來,”張洪祥又從桌底下拽出一個凳子,“坐!介紹一下,這是正義律師事務所的周律師,這是小盧,我新收的小兄弟,現在跟我干活兒。”

周律師點點頭坐下,跟張洪祥和盧振宇都客氣地握握手,然后笑道:“張老師中午還弄兩盅?呵呵,張老師是有名的老饕,這家把子肉的老板丁三石我認識,他開的算早的,江北把子肉里能排的上前三。”

張洪祥也沒跟他多廢話,掏出一個手機U盤遞過去:

“你手機有OTG么,東西都在里邊,要不你先看看。”

周律師接過U盤,插在自己手機上,點開后,用手指一下一下的劃著,盧振宇這個角度看不到內容,但他知道,肯定是圖片。

過了一會兒,周律師面露喜色,點點頭:

“業內口碑,都說張老師辦事穩狠準,果然名不虛傳,行,有張老師出手,現在這案子十拿九穩了。”

他把U盤收起來,然后從皮包里掏出一個信封,從桌底下遞給張洪祥,張洪祥接過來,也不看,只捏了一下就不動聲色裝進腰包里。

周律師又閑談兩句,跟兩人握握手,站起來。張洪祥嘴里嚼著把子肉,含糊地說:“走了?不一塊兒吃點兒?”

周律師矜持地笑笑:“吃過了,改天我請您。”然后抱著皮包揚長而去。

這類似交換情報的場景,盧振宇全程目睹,那個信封可不薄,起碼一萬塊,他現在開始有點明白了,這個傳說中的“江北最牛記者”,是個什么人物。

盧振宇心里又燃起一絲希望:張記者戴的是記者的帽子,卻在暗地里干私家偵探的活兒,貌似還挺來錢的,也許小文的開銷都是他給的,想到這個,他又舒暢起來。

盧振宇很識相地裝作沒看見,但張洪祥卻沒打算瞞他。跟他碰了一下杯,說道:“你也看見了,現在都得弄點副業,咱們記者這行說起來是什么無冕之王,其實收入不行,這幾年紙媒不景氣,吃不飽餓不死的,小年輕誰也不愿來,也就是小老弟你,看得起咱這兒,我當哥哥的也不能虧了你,還是那句話,有我一口吃的,就有你一口吃的。你跟我一塊兒干,咱倆好好配合,多了不敢說,絕對比你拉廣告掙得多。”

盧振宇點頭如搗蒜。

……

吃飽喝足,回到報社,總編安排盧振宇到人事重新簽了合同,算是正式調到采編部,工資也從1600漲到了2300,因為廣告部那邊主要靠提成,底薪很低。

張洪祥在采編部給他安排了一個桌子,一部電腦,但是在外面的格子間里。

這是為盧振宇的成長著想,他剛來,需要盡快熟悉報社里的情況,多接觸其他人,如果直接就往內間里一安,就會自絕于人民,成為群眾的公敵。

張洪祥還算有數,當著同事的面,并不強迫盧振宇叫自己“張哥”,自己也只是喊他小盧而已,下午張洪祥給他布置了常規工作,主要是寫稿子,說是寫稿子,其實連采訪也不用,都是些應景兒的小豆腐塊,用張洪祥的話說,在網上查查資料,東拼西湊就能弄出來。

到現在為止,盧振宇心里滋味兒挺復雜的,原先對報社的憧憬消散殆盡不說,就連張大記者頭上的光環也消散的差不多了。

本來以為他是個不畏強權、為民請命的無冕英雄呢,現在看來,喝酒、盤手串、接私活兒、正事兒不干,還那么不著調,也許他年輕時候真的很牛逼,但現在,看來也是磨光了雄心壯志,只知道靠歪門邪道賺外快的老油條罷了。

自己年紀輕輕的,還沒談女朋友,當然想掙錢,但是更想好好當個記者,干出一番事業,起碼用手中的筆,為這個社會做一點事情。

到底要不要跟他同流合污呢?

盧振宇想得煩了,一推鍵盤,往椅子上一靠,心說我怎么那么倒霉啊!

……

下班時候,張洪祥把盧振宇叫進去,叼著煙,撅著屁股從柜子下層拖出一只箱子,打開,里面裝著十來瓶灰雁伏特加。

張洪祥不由分說抽出兩瓶,扯兩張報紙一裹,找個手提袋裝了,往桌上一放:“拿去喝。”

盧振宇趕緊推辭,但心里還是挺熱乎的,老頭不是那種隨口說完就算的人,還挺講究。

張洪祥哪由得他在這假推辭,一瞪眼,盧振宇把提包拿手里了。

提著兩瓶酒,跟著老記者一塊兒下樓,一路同事們不斷地打招呼,很多人態度還頗為殷切,也說不清是招呼誰,盧振宇突然體會到了什么叫“狐假虎威”。其實,這感覺也挺爽的。

到了下面停車場,就看見張洪祥一邊打電話約朋友喝酒,一邊從車棚底下推出一輛錢江125摩托,跟盧振宇揮了一下手告別,然后打著電話,叼著煙,圍著腰包,像個包工頭似的,“轟隆轟隆”騎出去了。

盧振宇乘公交回到家,剛進門,老爸已經回來了,正坐在沙發上翻電話本呢。一眼看見盧振宇手里的提包,說道:“盧瑟。”

聽到這個名字,盧振宇心里一陣別扭,站在那,懶懶地說道:“干嘛?”

“提的什么?”

“酒。”

“酒?”老爸一臉狐疑,警惕起來,“什么酒?打開我看。”

盧振宇一撇嘴,眼睛盯著天花板,懶洋洋地把兩瓶灰雁伏特加掏出來,放在茶幾上。

老爸雖然官不大,但好歹混了一輩子體制,見多識廣,一看這兩瓶洋酒,認得,而且不便宜,趕上瀘州特曲了,兒子才進了幾天報社就提回兩瓶好酒來,感覺不是好事情。

老爸立刻眉毛皺成了一團,嚴肅地問道:“盧瑟,你老實交代,這兩瓶酒從哪弄的?”

小說《罪惡調查局》 第十五章 伏特加.把子肉 試讀結束。

罪惡調查局

罪惡調查局

作者:驍騎校類型:官場狀態:已完結

《罪惡調查局》這本小說的感覺,現實又虛幻,它不會給你一種角色的代入感,但你的感情會順其自然的跟著故事走,突然的淚點,會讓人有點接受不了,但是有很順理成章,沒有在一起,不算悲劇,好久沒看過這么爽的小說了,意猶未盡,很沉重,些許悲傷,但真的很圓滿,結局挺好的

小說詳情
斯诺克制冰机